Return to site

原力创投:动漫行业入冬取暖法则

“至少从收入来讲,漫画公司赚的都是平台的稿费,收入端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

​许多漫画内容制作团队,最近很“恐慌”。“冬天”来了吗?

这个疑问是由如今的行业背景延伸出来的。一是漫画作者频频借助微博等社交平台发声,向平台讨薪;二是即将实施的社保政策,给以"人力工厂”为优势的漫画制作公司,带来的成本压力;三是漫画行业如今正在遭遇的“内忧外患”让资方的投资趋于冷静。

“忧患”与“出路”

在社保划归税务局统一征收的消息传开后,有人计算了不同员工数量公司的增加开支。

“一家50人的公司,平均工资6000元、10000元 、15000元分别计算,每年社保需分别多支出43万、113万、200万;以此类推,100人的公司分别需多支出86万、226万、400万,500人的公司需多支出430万、565万、2000万。”

而成都、杭州、重庆、武汉……这些城市里,有不少以量产为主赚稿费的漫画公司。这一消息传出,无疑是对这些漫画公司“当头一棒”。

“冬天”,来了?

资本:漫画寒冬是个伪命题

投资过月蚀动漫,对漫画行业发展有足够深入了解的原力创投投资总监王佳上并不赞同漫画行业“冬天”这一看法。

“不仅仅限于动漫行业,而是中国经济下行压力加大,整个市场弥漫着悲观和颓废的氛围;在这样一个情况下,大部分动漫初创公司盈利困难,让大家对整体行业会更谨慎。但并不代表说这个行业就不值得关注了,只是说需要时间去打通上下游,完善动漫的产业链条,验证更多的盈利模式”,王佳上讲道。

王佳上说,在目前的形势下,我们也提前为我们投资的企业做了风险提示。而相对来说很重要的是:公司的业务是否健康、是否能够自负盈亏。如果一个公司能够自负盈亏,保持业务的健康发展,抗风险能力就会提高很多,在现在这个情况下,不能盈利的、也没有充裕资金过冬的,才是最危险的。

她也强调,有机会成长为行业头部,拥有自己的盈利模式的动漫公司,在这样的寒冬里,更会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

同样,在乐游资本索垚琪看来,“漫画过冬”是一个伪命题,最重要的原因是——2016-2017年出现了许多漫画公司,拿到了投资,而在这一阶段,市场开始冷静,资本也是。真正还在行业活跃的,就是专注于内容领域的资方。

“至少从收入来讲,漫画公司赚的都是平台的稿费,收入端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 乐游资本索垚琪说道。而他也提到了对漫画平台的看法,“从我这个角度来看:不断地有新的资方或产业方加入漫画这条赛道,平台依然很活跃。”

而对于创业者而言,这是一个优胜劣汰的过程。“热潮消逝后的现在,反而应该沉下心来,审视自己的团队构成、运营方式,调整运营策略。”

对一个投资人来说,项目最重要的是什么?针对这一问题,索垚琪表示:“这个问题可以从两个角度来看,漫画行业有人以量产为主赚稿费;有人以做付费漫画为主挣付费;有人把这两种当成辅助来做IP项目内容,做后端衍生变现。比如,像动漫堂跟腾讯合作,推《一人之下》这款游戏;使徒子做影视授权且和B站一起做一些手游;鲜漫和凯撒合作,做版权衍生项目......

对于投资者而言,第三种团队才是这个行业里的优质团队,因为就漫画来说,它是一个极依赖于人力成本的行业,如果不能实现IP的衍生变现,那就只是一个人力工厂,这种公司是没有投资价值的”。

此前,在对付费漫画的相关采访中,某漫画 CP 说到,2017年腾讯动漫的漫画付费规模在1.5亿元,去年中国付费市场规模已在 10 亿元左右。1.5亿元这个数字,得到了多家漫画 CP 的认可,至于中国市场规模是否已到10亿元,各家观点不一。但他们都看好漫画付费市场,认为:2017 年,实现了倍数增长。

而另一方面,到了2018年漫画平台的付费榜(月票榜、圣殿榜),也出现固化,或者垄断的现象。依靠漫画付费,国内的优秀漫画制作公司开始脱颖而出。这些公司/作者/工作室的产品,长期稳定在榜单。比如,有鹿文化、极光动漫、神居动漫……还有许辰等漫画家。

这些产品,也更容易“出线”,成为IP被改编为其他产品类型。同时,这类产品对应的内容开发方,也是资本青睐的。

在统计某漫画平台,8月19日新作榜Top10作品对应的公司融资情况也发现。从工商信息变更情况看,10家公司里就有5家在今年进行了新一轮的变更。

但即使是这样的企业,也在探寻如何从流程管理和技术方面,提高单人产出。

动漫用户不断增长的内容产量需求,与落后生产方式之间的矛盾一直都存在。以往的解决办法有三个:降低作品质量提高更新速度;有限技术或模式革新;建设人力工厂堆高产能。

泡沫褪去,要自造血活下去

王佳上说:“亏损的确存在,是平台在推动漫画cp往前走,这几乎也是整个行业公认的观点。”

可喜的是,漫画公司自身也在探寻“自造血”的方法。 比如,在成都,有看到有原创作品的漫画公司在和小游戏公司合作,在和分销渠道合作,甚至有原创作品累积超过100部的,从去年就开始在搭建微信分销渠道。

而行业里,也开始有具有突破性的智能图像处理引擎,打造了工业级别的人工智能辅助动漫创作平台。

比如,喵图科技开发的动漫内容生产引擎——Mioto Studio。该产品的动漫智能上色、图像优化、背景快速生成等功能已部分应用于一线生产环节,平均节省动漫制作人力成本30%,时间成本50%。国内的上市公司,也在开始研发提高产出和优化协同的引擎。

“如果商业化,怎么赚钱,是今年大家都在讨论的。”但从目前来看,漫画要获得更多的收益,还要依靠——改编。

之前,在对这一问题进行采访时,有漫画团队创始人就认为,付费阅读固然是周期短的变现手段,但漫画创作不能被过分市场化的受众口味带偏了节奏。

随着行业的发展,漫画改编影视,开始摸索出了一条路。比如,国产漫画改编电影《快把我哥带走》票房破2亿用了6天,累计票房3.37亿元,也给漫画改编真人电影,指了一个方向。

两周前,一个漫画公司的CEO在接受采访时说,他们也有3部漫画在和影视合作进行改编。当问及,挑选作品,主要是看作品的以人气还是付费时。他只数了两个字——故事。

所以,当资本对一个市场趋于冷静的时候,这代表的,既是一个最坏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好的时代。

All Posts
×

Almost done…

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

OKSubscriptions powered by Strikingly